合欢视频安装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史上最强女婿最新章节!

“又到这里了!”看着面前偌大的赵府,李钊缓缓地走了下来,眸子在那牌匾上面扫了一眼,眼中有些感慨之色。

“师傅!”玉三娘也是走了出来,静静地站在了李钊的身后,目光同样在那牌匾上面扫了一眼,然后道,“师傅对这个地方,还有印象吗?”

“怎么会记不得!”李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目光之中也是透露出了一股追忆,“恭亲王这小子,当年我就说过,大清必亡,洋务运动任他怎么开展,都不会改变清朝的颓势,他却是不相信,非要按自己的方法试一试,结果呢,还是没了!”

“是啊!”听到李钊将这件事情完整的说了出来,玉三娘也是点了点头。

“是个屁!”李钊略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玉三娘,“我和恭亲王相交的时候,还不知道在哪里呢,是什么是?”

“我!”听到李钊的话,玉三娘也是脸色微微一红,却是并没有反驳,只是有些委屈的偏过了头去,没有说话。

远处,一众红旗轿车之中的人看到了这一幕,登时都是大跌眼镜,一向冷若冰霜的玉三娘,也会露出如此表情不成?

不过李钊却是并没有想到这一点,看着眼前熟悉的王府,李钊脑海之中具是追忆。

当年自己遇到玉三娘的时候,还是在民国年间,那个时候,恭忠亲王,也就是第一代恭亲王,早就死的化成灰了,玉三娘还在自己说是,也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听说的事情。

“哎!”李钊又是轻叹了口气,“奕诉到死都没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输,洋务运动明明是有利于国家的事情,而且身为清朝十二家铁帽子王,他也几乎一直掌权,即便是被慈禧猜忌,但是甲午战争的时候,慈禧还是起用了他,可是到死,他也没有把这个半死不活的清朝给盘活过来!”

“当年要不是他求着我,想办法帮他保住这个祖宗传下来的府邸,我也不会想这个办法,花二十亿买下这座宅子,这是他欠我的,小东西现在死了倒是好,一了百了了!”李钊缓缓地摇了摇头,沉默了片刻之后,便是抬起了脚,往里面走去。

雨天娃娃高冷外拍

偌大的门口,门槛的高度便是差不多将近半米之高,一踏进门口,面前就是一座巨大的影壁浮雕,浮雕上面是花鸟鱼虫,各色生物,姿态各异,虽然不动,可是每一个都是活灵活现的,呼之欲出。

等绕过了影壁之后,后面便是一个小小的池子,池子之中遍布着金鱼,时而三五成群,时而水底嬉戏,两边的走廊一直往里面蜿蜒着,看上去有种蜿蜒婉转之趣。

整座恭亲王府,一共占地六万多平方米,分为府邸还有花园两部分,一共三十多处建筑群落,即便李钊花了整整二十亿,可是李钊买下来的地方,还是不足一半,其他的地方,都是变成了景区,不过即便如此,剩下来的这地方也足够李钊住了。

往里面走了不多远之后,便是能够看到一处主厅,这是用来会客,议事的地方,而穿过主厅之后,便是通往各大院落的路,还有好几个厨房,不过细细看过去,明显是有过打扫的痕迹的。

“今天特意打扫的?”看到这一幕,李钊也是笑了笑,不由得开口问道。

“昨天就开始打扫了!”玉三娘脸色微微一红,低声解释道。

“不用打扫的这么干净,扫除两个院子出来就就好了!”李钊开口道。

“师傅还住以前那个院子吗?”玉三娘轻声问道。

听到这话,李钊也是沉默了片刻,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随着玉三娘的话音落下,李钊也是不再多说什么,缓缓地抬脚就是往里面走去。

沿着熟悉的路走了没多远之后,李钊便是绕过了一个小小的池塘,很快便是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院门。

走进了院子之中,便是一条长长的石板路,路两边种植着高大的树木,院墙的外面也有不少的松树,杉树,樟子松等等,都是高大挺拔的模样,里面每一棵树的年龄,都已经不止百年了。

李钊缓缓地顺着路走了进去,目光打量这熟悉的一切。

某一刻,头顶突然传来了一声叽叽吱吱的喊声,李钊缓缓地抬起了头来,等看清楚了头顶的东西之后,登时便是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“这小东西,竟然还在这里!”头顶上,是一只小松鼠,棕红色的毛发将整个身体衬托的宛若是火焰一般亮眼,细小的爪子上面还捧着几个松子,正站在树上看着李钊,那歪着头的模样,煞是好看!

“师傅,老松鼠已经死了!这已经是它的重重重孙子都不止了!”看到李钊似乎是把这只松鼠错认为了以前的那一只,玉三娘也是在旁边开口道。

听到这话,李钊的表情突然顿了一下,目光在那松鼠的身上细细的打量了一番,等看到那棕红色的毛发中间夹杂着一层黑色的时候,李钊也是缓缓地叹了口气,“原来都已经死了啊!”

“是啊!”玉三娘缓缓地点了点头,同时伸手对着树上的松鼠做出了一个捧手的动作,便是继续开口道,“不过它跟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一样调皮!”

话音落下之后,树上的松鼠也是突然从树上一跃而下,如此高的距离,倒是让李钊心中一紧。

只是下一秒,那松鼠便是稳稳当当的落在了玉三娘的手上,一只爪子牢牢地抓着玉三娘的衣袖,显然刚才差点摔下去。

“咯咯!”看到那松鼠跳下来,玉三娘也是笑了一声,摸了摸它身上毛茸茸的毛发,然后便是开口道,“它是这里胆子最小的一只,也是最后一只敢往我手上跳的,好几次要不是我接住它,它说不定都要摔死了!”

李钊的目光在那松鼠的身上打量了一番,这才是缓缓地转过了身,继续往远处走去。

玉三娘也不言语,抱着手上的松鼠轻轻摩挲了着它那蓬松,带着丛林间气味的毛发,缓缓地跟在了李钊的身后。

走了没多远之后,便是再次出现了一个小院子,而这个院子之中,则是分成了东西北三处的小房子,都是可以住人的地方,李钊径直就是往里面走去,很快,便是站在了那坐南朝北的院子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