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芭乐污app

井季常一听,便知道这是大药师给的好处了,立刻千恩万谢的感谢了一番。

接下来,言瑾花了一炷香的时间,教会了井季常如何开车,如何正确使用车上的各个部件,包括怎么看倒后镜,怎么使用安带,怎么开后备箱等等操作。

到最后,井季常部操作过一次,言瑾确认他已经部掌握了,这才让他把车收了起来。

“回去之后,你再替我做件事。”

井季常笑眯眯的搓着手,卑躬屈膝的道:“大药师尽情吩咐。”

言瑾:“替我在皇城附近寻块大点的空地,建一所学校,学校的蓝图,我会派人另外给你送去,你按着图造就好。”

井季常忙问:“具体多大才好?”

言瑾道:“方便十几辆车在里头行驶就行,我那图上会标明尺寸,你按着尺寸估计,只可大,不可小。”

井季常应了下来,言瑾又问他:“你这次来复命?可是我给你的差事办好了?”

井季常笑道:“正是!现在赤云大陆的散修,无论是工程那边的,还是互持会那边的,几乎都知道上界对咱们的态度了。

“接下来,我准备再添一把火,此回来是想请大药师先卖我一千套札记,这些札记将会安置在互持会的每个房间里,还有每个工程的员工宿舍里。”

言瑾点了点头:“很好,你想的很周到,不过书你不必买,直接去主峰找莫掌门,让他给你复印就好。一千套也好,两千套也好,确保大部分散修都能看到就行。”

温馨怀抱的邻家少女

井季常又应了下来,退出去后,也不顾天色已晚,直接就去主峰找了[ boge]莫弘义。

莫弘义因为车子的事情,正是怕惹恼言瑾的时候,见井季常来了,张口就说是言瑾吩咐的,他赶紧喊徒弟来,帮人家印书。

印书不算,两千套的书,数量可不小,他又吩咐人专门拿了个大点的芥子袋,帮井季常装好了,等一切弄完,都第二天下午了。

井季常要走,莫弘义还想留人吃饭。还是谭喻琳出来,让井季常先走。

井季常一出门,谭喻琳就回头瞪了莫弘义一眼。

莫弘义心里咯噔一下:“我又咋了。”

谭喻琳那个恨啊:“你有没有脑子,那是姐姐的附庸,你是姐姐的师哥,你对他那么客气,是自降身份!”

莫弘义挠了挠脑袋,有点羞涩:“我这不是给小瑾儿面子嘛,我怕又惹小瑾儿不高兴了。”

谭喻琳哭笑不得,锤了自家师兄一下,回房继续修炼。

莫弘义这傻子暂且不提,只说井季常这边的行动很快就被朱家发现了,特别是井季常出入工程区频繁,朱家也是有人在工程区监工的,很快就把这事儿汇报给了朱培源。

朱培源听说过后,仔细琢磨了一番,顿时跺脚顿足,暗道被这孙子抢先了。

于是不出几日,朱培源也上了归元宗。

只可惜,朱培源并没有那么容易见到言瑾。他刚到慎行峰,就被告知,言瑾出门去了。

朱培源一开始不信,结果问了两个童子三个徒弟外加他儿子之后,才发现大药师真的不在。

朱培源有点犹豫,是先回去,以后再来呢,还是在这里等大药师回来?

回去了再来,显得极没有诚意。可要是在这里等着,还不知道大药师要走多久,万一他在这里待得久了,家里的事谁来处理?

最后纠结了一番,朱培源一咬牙还是留了下来。而且他还不敢在峰顶的客房住下,主动提出去山腰的弟子洞府区。

朱家的旁听子弟见着自家家主,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来监督来了,吓得一个个胆战心惊。

可几天下来,他们发现家主大人每日一早就往峰顶跑,直到晚上天黑了才会下来,这才放心了下来。

因为朱培源在,朱擎也往慎行峰跑了几趟,但见父亲只想等大药师,也无心情与他说话,便没有再来了。

等了几日之后,朱培源终于等到了言瑾,只是言瑾看着有些疲惫。

朱培源等言瑾入了座,喝了一口茶,这才上来行礼问安。

言瑾放下茶杯看着他,心道来的正好。

“不知大药师忙碌,还来打扰,朱某实在愧疚。”

言瑾点了点头:“最近确实有些忙,不过倒是不累,只是繁琐的事情太多,有些分身乏术。”

朱培源忙道:“有什么能为大药师分担的,还请大药师别客气。”

言瑾摇头:“这是我私人的主意,前期是赔本的事儿,怎能拉你下水。”

朱培源追问是什么事,追问了两三遍,言瑾这才回答。

“我要修高速公路,先将皇城和虞山城连起来,在从虞山城沿着工程区一路修到归元宗。”

朱培源懵逼了半天,也不知道言瑾打的什么主意。听这意思,她是要修路,可修真者都会飞行,谁还用走路?

言瑾见他没明白,解释道:“修路不是为了别的,只是为了方便我接下来的买卖。

“我发明了一种代步车,是给凡人用的,里头有风系法阵,可以不必牲口自动行走,且速度极快。但这会儿即便买了,用途也不大,特别是城镇之间来往麻烦。

“若想多些人买车,就必须有又平稳又宽敞的好路。且城镇之间必须连接起来,这样才有更多人愿意出行。

“这高速公路就是我接下来要造的东西,既是高速,必然是少绕弯路的。两个城镇之间,取直线为路,遇到山了,就打通了做个隧道,遇到水了,就架高了做道桥梁。

“总之这条路,须得让凡人能以最快的时间往返两个城镇,否则买车的人少了,市场始终打不开。”

朱培源愣了好久,才道:“这路,就不能让皇家来修吗?”

言瑾摇头道:“这么好的买卖,当然是在皇家还没明白之前,先抢下来。只是收入回笼的太慢,至少也要五到十年才能有所改善。”

朱培源不解:“修路还能有进账?”

言瑾笑道:“自然是有的,这路是我私人修的,想走我的路,我收些过路费,总不为过吧?”